温北屿

【信白】/谈恋爱是基本的工作项目/上

现代私设/特工信x短裤白


短篇高h警告,全文分上下篇



文/温北屿
先ri后爱(bushi)





01.

韩信倚靠在吧台边上,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。
“Hey..Mr Han.”
穿着酒保制服的刘邦将调好的酒推到他桌前,笑得意味深长往角落里一个紫发身影指了指。
“Look.”
酒吧里的灯火很昏暗,即便如此,还是能让人看见他被西装修饰得曲线分明的窄腰,英气逼人的脸上眉头紧锁的表情。
“今晚最麻烦的一位先生啊...要是韩先生能把他钓到手,今晚的酒全部免单。”
韩信挑挑眉,端起重新被刘邦倒满的酒杯。
“虽然我也不差这点钱,但说话算数?”
“Of course.”刘邦带着挑衅意味道,“说话算数。”


李白将烟头按灭,冷冷盯着眼前一位衣着性感面容妩媚的女人凑近。
“先生..您看上去心情不太好呢。” 她勾起唇,伸出的手慢慢揽住李白的肩膀。

“哇哦,又是一个来送死的女人。”
刘邦哧笑一声。

李白缓缓抬手,眼里戾气翻滚。
“从没有人敢这样动我,你是第一个。”
用力连带着女人的头发把她揪起,在女人失声惊叫中把她狠狠往沙发上一摔。
“滚!”
目送那个女人惊慌失措转身跌跌撞撞跑开,李白重新坐下,闭目养神。

“看到了么?”刘邦带着幸灾乐祸的语气看着他,“这位可不是什么善茬儿。”

所以也不难理解李白像个绝缘体一样,方圆外三米没有一个人敢接近,退的远远的女人们脸上都露出了气恼而惧怕的表情。

想来不少都在李白那儿碰了壁。

于是韩信越发对这人感兴趣了,沉默半晌意味深长的对刘邦道:“外套。给我用一下。”

—————

李白单手托腮转了转空了的酒杯,目光锁定在一个正低头擦拭着酒杯的白色单马尾的服务生身上,食指敲了敲吧台,服务生应声抬头。
“给我倒一杯威士忌。”李白道。
服务生——或说是穿上刘邦外套的韩信,表面波澜不惊的点头,转身取下酒架上的威士忌,把李白的酒杯续满,礼貌的递了过去。
李白接过,仰头一饮而尽。
其实在之前李白就已经喝了不少,这杯过后,李白感到有些不对劲,却下意识将这不对劲归于喝多了的正常反应,皱眉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。

直到他抬起了头。
他看见韩信原本面无表情的脸色此时笑得饶有趣味,赤色的眼底充满了戏谑。
....
终于李白反应过来了什么,想开口的下一秒失去了意识。
韩信踩着凳子利落的从吧台里翻出来,脱下外套往不远处目瞪口呆的刘邦身上扔去,抱起李白后冲刘邦飞了个吻。
“记得免单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