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北屿

〖被喜欢的人要求一个抱抱〗/1.

信白

反完蓝之后李白并没有离开,而是在韩信的注视下神色严肃的张开了双臂。
?!
韩信虎躯一震。
他似乎接收到了什么信号!

同样严肃地抱起旁边的小野猪,韩信伸手一递。
“给。”
“.....滚蛋。”

傻子韩信,怪不得没女生喜欢,活该单身。


狄芳:

“狄大人....”
李元芳怯怯开口,伸手拽了拽狄仁杰的衣角。
“可以抱抱元芳吗?”

狄仁杰低下头对视上李元芳晶亮含着期盼的眸子,动容地蹲下来伸手揉了揉李元芳的脑袋。


“要工资还是要抱抱?”
“......要工资。”


露蝉:

“紫霞紫霞紫霞!”
貂蝉银铃般的笑声从后面传来,紫霞还没转过身来,貂蝉便整个扑了上来靠在她肩上。
“蝉儿..怎么了?”

“蝉儿想要紫霞抱抱....诶!”
话音刚落貂蝉小小惊呼一声,身子毫无防备一空让她下意识紧紧揽住了紫霞的脖子。
“比想象中轻点.。”
紫霞半扭过头轻轻笑着。

〖置顶〗

日常沙雕文手,lofter和QQ、贴吧同名

目前产粮范围在王者,信白邦良露蝉露

写文ooc有【划重点!】

因为开学原因可能不能及时更新,望见谅
就以上这几点啦,打王者的小可爱们私信我一起玩啊!

〖信白〗今天的剑仙也很可爱(上)

*双重人格,白哥有略微ooc

1.
韩信提着长枪半蹲在自家蓝buff区的草丛里,耐心等待了一会儿。

——— 果不其然,前一会儿刚打一波团战,对面的残血没蓝的李白来拿蓝了。

眼看着李白颇为辛苦地平A着蓝爸爸,韩信揪准时机猛的跳出来,抢在李白之前按下了惩戒。
李白看上去也是愣住了,错愕看着他半天站着不动。
脚下踩着红蓝双buff,韩信得意的不行,扛着长枪一步步靠近李白,直至李白被自己抵在墙角。“谢谢你帮我打的蓝,不然顺便把人头留下,如何?”
“......”
李白直勾勾仰头看着他,嘴角一撇,精致的眸子瞬间冒出一层晶亮委屈的水光,仔细一看,鼻尖也泛红了几分,看上去颇为惹人怜爱。
“呜...重言哥哥是坏人!”

?????
韩信脚下没稳住一晃,呆滞的傻在原地。
卧槽,他刚刚听见了什么?
这是李白说出口的?

李白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,颤抖着吐出染上哭腔的声线,“重言哥哥是坏人...!抢人家的蓝爸爸!”
韩信脑子轰的一声,彻底懵住了。
什么情况?李白这货转性了?
平时不应该是气得要死拿起剑嚷嚷着狗韩信同归于尽的吗?

“...?我..?这不是我家的蓝吗...?”
韩信看着李白一幅委屈巴巴马上要哭的样子,一时间连话都说不清楚了,下意识为自己辩解了两句。
“呜....我不管...你欺负我!”
李白凶巴巴扑上来,一拳一拳捶着韩信胸口,带着哭腔嚷嚷起来。

“剑仙大人等等呀——我来了..呃?”
在小地图上看见了敌方蓝区里李白和韩信的小头像,妲己丢下中路兵线,忙不送开着疾跑急吼吼赶了过来,结果被眼前一幕吓到脸色惊恐。

———李白整个人还埋在韩信怀里,被自己蹭得衣衫不整,眼角哭得泛红抽噎着捶韩信的胸口,清明的眸子弥漫着委屈的意味。
这还哪有剑仙半分潇洒的模样,明明就是一个被痞子欺...哭得梨花带雨的柔弱姑娘。

妲己被这幅景象刺激得美眸睁大,身子微微颤抖哆嗦个不停:“韩...韩信...你对剑仙大人干了什么...放开剑,剑仙大人...”

韩信看到妲己投向自己诡异的目光,再傻也看得出那其中看流氓的愤怒,欲哭无泪挣扎几下手臂试图把怀里的李白推开:“你听我说..是他自己扑上来的...”

“谁信...啊!”
妲己看着李白与往日截然不同的模样...意外觉得可爱...等等这他妈不是重点!
“哼!”
李白忽然抬手啪的一下夹住韩信的脸,鼓着脸气呼呼道:
“你给我亲一口!我就原谅你!”

妲己:“......”

韩信也傻住了。
???什么操作?

李白说完,不等韩信回答,微微踮起脚捧着韩信的脸声音响亮的狠狠亲了一口上去。


2.
有点奇怪..。
李白发现自己最近有些不大对劲,昨天的记忆都模糊不清,从昨天那波团战过后去反蓝,再往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但他并没有在意,依着往日反蓝的习惯,李白偷偷摸摸潜进敌方野区,刚走进蓝buff区里,迎面撞上了韩信。
“....靠!”
李白下意识后退几步,戒备的握紧剑,就看见韩信站着不动,神色表情都极为复杂的盯着他。
“...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。”
李白不自在的问道。
“李白..你今天没事吧。”
韩信见他开口,竟然往后退了一步,小心翼翼问道。

??
“我能有什么事?”

3.
听着妲己一字一句的复述,李白拿酒壶的手都拿不稳了,颤颤巍巍放下不可思议道:
“你说的是真的...?”

我被韩信反蓝之后,竟然哭了?
还他妈扑上去委屈捶胸口要亲亲?
还被自家小迷妹全场围观收入眼底?
传出去他李白还要不要面子了?

【信白】/谈恋爱是基本的工作项目/上

现代私设/特工信x短裤白


短篇高h警告,全文分上下篇



文/温北屿
先ri后爱(bushi)





01.

韩信倚靠在吧台边上,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。
“Hey..Mr Han.”
穿着酒保制服的刘邦将调好的酒推到他桌前,笑得意味深长往角落里一个紫发身影指了指。
“Look.”
酒吧里的灯火很昏暗,即便如此,还是能让人看见他被西装修饰得曲线分明的窄腰,英气逼人的脸上眉头紧锁的表情。
“今晚最麻烦的一位先生啊...要是韩先生能把他钓到手,今晚的酒全部免单。”
韩信挑挑眉,端起重新被刘邦倒满的酒杯。
“虽然我也不差这点钱,但说话算数?”
“Of course.”刘邦带着挑衅意味道,“说话算数。”


李白将烟头按灭,冷冷盯着眼前一位衣着性感面容妩媚的女人凑近。
“先生..您看上去心情不太好呢。” 她勾起唇,伸出的手慢慢揽住李白的肩膀。

“哇哦,又是一个来送死的女人。”
刘邦哧笑一声。

李白缓缓抬手,眼里戾气翻滚。
“从没有人敢这样动我,你是第一个。”
用力连带着女人的头发把她揪起,在女人失声惊叫中把她狠狠往沙发上一摔。
“滚!”
目送那个女人惊慌失措转身跌跌撞撞跑开,李白重新坐下,闭目养神。

“看到了么?”刘邦带着幸灾乐祸的语气看着他,“这位可不是什么善茬儿。”

所以也不难理解李白像个绝缘体一样,方圆外三米没有一个人敢接近,退的远远的女人们脸上都露出了气恼而惧怕的表情。

想来不少都在李白那儿碰了壁。

于是韩信越发对这人感兴趣了,沉默半晌意味深长的对刘邦道:“外套。给我用一下。”

—————

李白单手托腮转了转空了的酒杯,目光锁定在一个正低头擦拭着酒杯的白色单马尾的服务生身上,食指敲了敲吧台,服务生应声抬头。
“给我倒一杯威士忌。”李白道。
服务生——或说是穿上刘邦外套的韩信,表面波澜不惊的点头,转身取下酒架上的威士忌,把李白的酒杯续满,礼貌的递了过去。
李白接过,仰头一饮而尽。
其实在之前李白就已经喝了不少,这杯过后,李白感到有些不对劲,却下意识将这不对劲归于喝多了的正常反应,皱眉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。

直到他抬起了头。
他看见韩信原本面无表情的脸色此时笑得饶有趣味,赤色的眼底充满了戏谑。
....
终于李白反应过来了什么,想开口的下一秒失去了意识。
韩信踩着凳子利落的从吧台里翻出来,脱下外套往不远处目瞪口呆的刘邦身上扔去,抱起李白后冲刘邦飞了个吻。
“记得免单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